软装搭配服务 | 咨询热线: 159 2048 2283

/ 专业 / 创新 / 共羸 /

幻灯4
幻灯3
幻灯2
幻灯1
凤凰彩票_凤凰平台
窗帘

  骑共享单车解决地铁站到目的地的“最后一公里”;打开“共享充电宝”为电量耗尽的手机充满电量;开着共享汽车在市区穿梭;将家中的洗衣难题交给“共享洗衣机”解决;忘记带伞的你在路边租借一把伞遮风挡雨……如今生活中的“租借”系列都贴上了“共享”的标签。在纷繁的共享产品下,共享经济的风潮给人们的生活也带来了改变。

  近日,在徐汇区正大乐城商场,一排“共享洗衣机”十分醒目。记者观察发现,共享洗衣机由三个滚筒箱体构成,包括两台容量分别为8kg、18kg的洗衣机和一台容量18kg的烘干机。两种容量的洗衣时间均为30分钟,烘干时间为15分钟。8kg洗衣机每桶收费20元,18kg每桶收费40元,烘干收费10元。支付方式包括现金、支付宝和微信三种。

  住在附近的高先生半年前关注到了这台洗衣机,“冬天床单不好晒,这边有烘干机很方便。”高先生表示,自己之前在国外生活,能接受共享洗衣机,自己已尝试过四五次烘干功能。“小件的衣服可以挂家里晒,大件的床单被套之类的家里晒不干。”他认为,烘干机收费并不便宜,能否接受也会因人而异,不过他仍然希望未来这样的洗衣机可以在上海推广。而另一对小夫妻则认为,共享洗衣机这种模式不太卫生,只会用共享洗衣机洗一些在家不方便洗的窗帘,不会用来洗贴身衣物。

  据悉,徐汇区的共享洗衣机由公司运营,共享洗衣机运营方市场部主管孙经理表示,共享洗衣机在国外比较普遍,现在在国内投放主要是为了培养市民的消费理念,现阶段以开拓市场为主。未来可能考虑将机器投放在大型居民区内。孙经理指出,投放初期公司预期年轻人对共享洗衣机接受度会高一些,但实际上中老年客户的比例也不小,“老人主要在午饭或晚饭后使用我们的机器,散个步回来正好

  衣服。”据介绍,目前用户还是洗一些家里不太方便洗的床单、窗帘等大件物品,但已经有一些市民开始洗一些贴身衣物。相比洗衣店按件计费,共享洗衣机按桶收费的收费模式也更加划算。

  针对民众关心的卫生问题,孙经理强调,共享洗衣机每次洗完都会自动进行高温消毒,每星期还将进行两次定期维护。未来如果用户够多,使用价格将有望下调。他表示,洗衣过程中机门无法打开,洗涤完毕后,若用户长时间不取出,公司方面会派运维人员及时到场将衣物代为保管。如果因洗涤完毕未及时取出造成衣物被偷等问题,公司方面不负责任。但孙经理表示,目前尚未接到此类投诉。

  无独有偶,近日在上海工程技术大学宿舍楼,也出现了另一款共享洗衣机的身影,包括洗衣机、烘干机、洗鞋机等18台滚筒烘洗设备一应俱全,使用者也络绎不绝。据了解,不同于过去的自助投币式洗衣机,大学生们可以通过微信公众号,查看本地空余机位,并用手机一键下单支付。有使用者还表示,每台洗衣机都植入了通讯模块,衣物洗完后使用者会收到“提示取件”的微信通知。

  不久前,广州地铁站站厅内的几台共享雨伞终端机器引起了网友的热议,据悉,市民只需要扫码充值就可以自助取走一把长柄雨伞。该平台负责人曾表示,共享雨伞的终端机器将在6月入驻上海,投放在上海各大商场内部。

  而就在近日,另一款共享雨伞却已经悄然落户申城。浦东新区郭守敬路居里路路口,路边几把锁在自行车上的彩虹伞十分醒目,伞上挂牌附有二维码,并写有“共享雨伞”的字样。据一旁正投放雨伞的工作人员介绍,市民可以通过扫码的形式借伞使用。扫描二维码下载App或者关注微信公众号后,用户无需实名认证,只需支付20元的押金,便可开锁借伞,收费标准为每24小时收费一元。该工作人员表示,目前公司只投放了雨伞和自行车,部分用于挂雨伞的车不外借。

  此前,上海曾有过将数万把地铁爱心伞投放在各个站厅供市民借用,但不久后“在岗”的爱心雨伞便所剩无几。据了解,共享雨伞本身并不具备GPS定位功能,运营方根据用户借出与归还时上传的位置信息判断物品是否归还。据共享雨伞运营公司的徐经理介绍,目前共享雨伞三个月前开始在浦东新区试点投放,投放量已达几万把,丢失率近10%。

  对于共享雨伞的到来,有网友认为,这是应对黄梅天的一大“利器”。但也有网友指出,露天借伞的模式下,用户借到伞的时候已经浑身湿透。还有人担心,共享雨伞会像之前的共享单车一样无序扩张,甚至影响市容。

  此前据媒体报道,陆家嘴地区同样出现了共享雨伞的身影,但悬挂在街边栏杆的形式引起了一定的争议。浦东新区陆家嘴城管中队的相关负责人此前接受采访时曾透露,城管部门已进行了拍照取证工作,同时要求投放单位提供相关的资质和相关证照情况,并尝试约谈投放单位。5月25日记者来到花园石桥路银城东路路口,却未见到街边栏杆悬挂有共享雨伞,对此城管部门表示并未暂扣雨伞,可能是企业自行整改。徐经理则表示,雨伞只是被人借走,公司正在与城管、地铁以及大型商场的主管部门沟通,争取未来在这些区域实现投放。

  “第一个月我付了299元,按照自己喜欢的款式,一个月随便换,一次收到了3件衣服。”在沪工作的白领钟音是共享服装服务的消费者。“就是图新鲜。况且不用自己买衣服,半件衣服的价格就能每天换新衣,对我来说很合适。”90后的钟音去年从美国留学回国,对她而言,购置的衣服是“美丽的负担”。“搬回国成本高,丢了又可惜。”小钟觉得,共享服装正切合与她一样为满柜服装纠结的“漂客”。

  共享服装其实并非新鲜事物。对钟音来说,去年她在使用时还并没有套上“共享”这个概念。她也没有想到,自己也是共享服装的体验者。

  2015年,如衣23、多啦衣梦等提供月租服装的平台出现在市场上。首批目标受众是针对“衣柜里永远缺一件衣服”的女性用户。体验价格为299元一个月。会员费499元每月,不限次数换穿,一次3件。免邮费免清洗。

  不过,共享服装面临着分享衣物的干净、卫生程度的问题。在沪外企白领涂涂(化名)对此“望而却步”,“一件衣服不知道多少人穿过,多脏啊。”涂涂发现身边朋友多皮肤敏感,即便经济划算,也不会考虑衣物共享。对衣物清洁问题,运营方表示,每次回收后将进行高温消毒杀菌,保证衣物的清洁。

  除了衣物的干净程度外,“衣物时效性”也是上海用户的烦恼点。对在上海工作的钟小姐而言,选择了在北京的租衣平台租用服装。不过,从北京收到衣服需要2-3天的时间。“如果选择的是礼服,紧急使用时还是会出现等不及的情况。”此外,用户丁女士还声称,由于服装数量有限,同款同码的时髦单品需要“抢单”。她经常发现,心仪的衣服抢不到合适的尺码。

  付99元押金,每次使用时每小时付费3元即可租用篮球。共享系列的新品——共享篮球日前在浙江嘉兴市“亮相”。共享篮球的运营商并非一家。青年报记者在微信上搜索“共享篮球”后,看到了7个不同运营商制作的平台。

  通过身份证实名认证,交付押金,在手机客户端点击开箱后,使用者即可租用共享篮球。目前,不同平台押金收费各异,从39元到99元不等。部分平台上,校园认证的用户可以免押金用篮球,校园认证用户的收费也较社会用户便宜一半,为0.01元一分钟。部分平台中,用户可以选择心仪的篮球。或者可以“编号接力”,直接将共享篮球分享给身边下一位使用者。

  采访4家平台后发现,共享篮球目前覆盖了北京、广州、长沙等城市,还未覆盖到上海。PP共享篮球、一元运营商表示,若模式推广成功,或将平台延伸到上海等城市。

  “我们也希望用共享篮球解决大学生打篮球时存包难的问题。”记者联系到一家在长沙、广州发展的共享篮球供应商负责人吴富强,其表示,共享篮球的存储柜中可以储存手机和打球者的包,但是也面临着矛盾。“目前大多数篮球共享平台都是通过手机来进行存、取篮球。手机无法做到储存入柜。”吴富强表示,后续也将探索新的模式来解决这个问题。

  共享篮球运营方“猪了个球”负责人张龙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,目前的共享篮球项目显得单一,但接下来有可能会拓展足球、网球、乒乓球拍、羽毛球拍等经营范围。

  不过记者在5月26日、5月30日试图体验以消费者“投诉”时,发现“猪了个球”、“敢拍共享篮球”的客服电话难以打通。

  提到共享经济,自然少不了已经红遍大江南北的共享单车。自2016年4月摩拜单车首入申城后,经过一年的发展,解决“最后一公里”问题的共享单车已经成了不少人上班的必需品。摩拜、ofo、小鸣、优拜……各种颜色的共享单车占据了申城的大街小巷。根据市交通委公布的数据显示,至今年4月25日,在沪运营共享自行车企业共8家,投放总数约62万辆(其中电动自行车约6万辆),注册用户数约766万。

  带给人们便利的同时,而车辆的无序投放、破损锈蚀以及用户违法骑行、违规停放等问题也同时显现,一些地铁站、小区门口车满为患,一些故障车辆甚至带来了安全隐患。

  5月22日,交通运输部对外发布《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(征求意见稿)》(简称《指导意见》),进行为期两周的公开征求意见。有市民认为,这也预示着共享单车的发展终于要被纳入正轨。

  不久前,上海多个餐饮、商场出现了共享充电宝的身影。共享充电宝主要分为桌面式与便携式两种,使用时可以同时给多部手机充电。在一款便携式充电宝网点记者看到,几台小型柜机内每个格子里都容纳着一个充电宝。通过点击设备屏幕上的“借”和“还”两个按钮,用户便可用微信或者支付宝扫描二维码,支付押金使用充电宝,租金为一元每小时。据介绍,目前申城移动共享充电宝的使用流程均为扫码、支付、充电、退还,充电宝在充电柜内可自行充电。

  不用自己携带充电宝东奔西走,一些市民举双手欢迎共享充电宝。市民王女士认为,过去使用桌面式共享充电宝,自己只能坐在一旁等待,无所事事。共享充电宝出现后,借取和使用都很方便,节省了不少时间。但她也指出,在市中心地段,找网点归还往往遇到“满员”状态,有时候需要走到更远的网点归还,比较费事,希望能增大充电宝柜机的容量。然而方便之余,一些隐忧也渐渐暴露。不久前有媒体报道称,共享充电宝或存在信息泄露的风险,这让一些准备尝鲜的用户陷入了犹豫。“有朋友告诉我如果在里面植入个芯片就可能窃取个人信息。”市民周先生称,自己出于信息安全角度考虑,不会使用共享充电宝。

  共享产品层出不穷,质疑的声音也随之而来,什么是真正的共享经济成了人们争论的焦点。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管理科学系副教授王安宇指出,共享经济理念的核心要素有两个:一是从供给者的角度看,共享可以提高资源的使用效率,从而获取经济收益或其他收益;二是从需求者角度看,共享可以降低自身成本。

  对于此前网上热传的“C2C才是线C是伪共享”的说法,他并不赞同。“C2C是狭义共享概念,所谓B2C共享可定义为广义共享概念。不必把后者归为伪共享。共享行为是指空闲资源使用权的暂时或短时转让。当然,如何精确定义‘空闲’和‘暂时’是个问题。”

  王安宇表示,人类的共享行为早已有之。只不过,近年来互联网、移动支付、地理定位技术、动态匹配技术等新兴技术的出现为共享行为规模的扩大、共享业务成本的下降提供了重要支撑,进一步提高共享行为的经济价值,催生了各类共享经济的出现。但他同时强调,自己并不赞同一味炒作“共享”概念。

  他同时指出,一些共享经济活动采取无人值守方式,在极大地降低成本的同时也对参与者素质提出了更高要求。“共享经济商业模式设计应该把这些社会因素考虑在内。”另一方面,针对目前出现的许多共享经济的乱象,管理部门在现有的法规中总可以找到相应的条款(尽管这些条款缺乏某种程度的针对性)。“一些共享经济模式也许是新的,但这并不代表由这些模式所导致的乱象是新的。”王安宇强调,一般情况下,监管总是滞后的,但这并不构成疏于监管的理由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回到顶部